新闻 | 百姓热线 | 专题 | 征战中超 | 业余足球 | 信息频道 | 论坛 | 房产频道 | 汽车频道 | 印象延边 | 视听延边 | 延边党建 | 延边广电 | 新闻广播 | 交通广播 | 广播电视网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 正文
新闻热词:

遭恐吓 被围“攻” 误了车 延吉女子长春打车惊魂几小时


2017-11-13 07:54:33  来源:延吉新闻网  已经有人阅读    人评论

  11月9日晚,两位延吉女子出差途中,从长春下飞机要转高铁回家,在长春龙嘉机场叫了一辆车牌号为“吉AZ9748”的出租车前往吉林高铁站,让她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不长的一段路程,她们经历了惊魂的几个小时,不仅遭到当班司机的恐吓,还被几个出租车司机围在中间,误了最后一班高铁。

  高速路口被强行赶下车 张嘴索要车费400元

  当日16时50分左右,小静和小菲(化名)从龙嘉机场下了飞机,急冲冲赶往吉林高铁站。因为怕被讹,所以在叫出租车前,两人跟机场工作人员打听好了,去吉林市高铁站乘坐出租车打表计价大约需要100多元的车费。两位女子觉得可以接受,便叫到了一辆车牌号为吉AZ9748的出租车。在上车前,小菲与当班司机刘某某说好,要打表开票,刘某某欣然应允。因为要赶当晚18时13分从吉林开往延吉的高铁,在车上两位女子多次嘱咐刘某某尽量开快点。在行驶了没几分钟后,刘某某把车停在长春龙嘉机场高速路口,要求她们换乘等在路边的出租车,并强烈要求,把从机场到高速路口,再到吉林高铁站,两段路的车费都付给他,共计400元。

   两位女子当时就愣住了,说好的打表收费,怎么变成了漫天要价?在小静质问其为什么不打计价器收取车费时,刘某某理直气壮,并张口大喊“从龙嘉机场去吉林市没有打表的!”。眼看着要赶不上高铁了,两位女子非常着急,几近央求刘某某按表计价收费,但刘某某态度十分恶劣。

  这时,两位女子身边已经聚集了一群出租车司机,把两位女子围在了中间,与两位女子大声争执。“随便你们怎么报警,我给他作证明”一位不知姓名的出租车司机称不怕报警,警察来了也要维护出租车司机的权益。这期间,刘某某多次指着小静大声嚷叫,颇有“不付钱不让走”的架势。

  小静表示,从坐上出租车一直行驶到龙嘉高速路口约五公里的路程,打表计价约11元,而从龙嘉机场到吉林市高铁站打表计价也不过一百多元,刘某某不仅没把自己送到地方就强行要求她们换车,还张口就要400元的车费,这让她无法接受。



小菲于17时15分首次拨打报警电话


拨打高速公路报警求援电话截图



两位女子的高铁购票记录

  高铁被误无奈报警 司机扬言“我看今天谁敢把你们带走!”

  争执了十几分钟,两位女子已经不可能赶上高铁,她们表示不会再坐刘某某的出租车。刘某某却说,如果不去吉林,就必须和刘某某回龙嘉机场,再付这段路程的来回车费。

  小静和小菲对刘某某的无理要求表示了强烈拒绝,并打算叫滴滴专车离开这里,就在此时刘某某扬言“那你们就别想走,我看谁敢把你们带走!”被刘某某言语威胁的小静和小菲十分害怕,人在异地,两人竟然被出租车司机控制了人身自由。小静和小菲无奈拨打了吉林省交警高速公路支队长吉大队报警电话。

  在等待警察来的近一个小时中,长春下起了小雨,小静和小菲在公路旁已经冻的瑟瑟发抖。而在两位女子拨打报警电话的前几分钟,刘某某才上车打起了计价器,自己则坐在了别的出租车上等。

  当警察到来后,就在了解事情经过的过程中,刘某某竟然还十分猖獗,当着警察面继续大喊:“谁都不能把她们带走。”并声称“想把她们带走,除非要我的命”。

   在警察多次明确告知刘某某,谁都没有权利控制两位女子的人身自由后,刘某某才停止了对两位女子的语言恐吓。

  一个多小时寒风中的等待和争执,小静和小菲已经十分疲惫,两人便想尽快解决问题。在警察的调解下,小菲提出给刘某某这段路程的车费,并不索要高铁被耽误的损失,没想到被刘某某当即拒绝,刘某某表示,“你们不仅要付我车费,我被你们耽误的经营损失你们也得赔!”对此,两位女子十分不可思议,作为一名出租车司机,不把乘客送到指定地方并且漫天要价,竟然还索要经营赔偿,这让她们气愤不已。


刘某某所提供的发票


刘某某所提供的发票
  
  两女子无奈付给司机74元 静等运输管理局处理结果


  调解不成,两位女子与刘某某随警察来到了长吉大队。刘某某放言,“你们高铁没赶上和我没关系,我的经营损失你们必须赔。”由于已经不是长吉大队的管辖范围,小菲给长春市地方道路运输管理局拨打了电话。

  运输管理局对小菲的答复是:需要先付给刘某某从开始打表到现在的车费,后续事情需要上报给执法大队,最迟于下周二即11月14日会联系小菲,告知其处理结果。

  小菲注意到,刘某某提供的车票上显示里程表为18.6公里,而从龙嘉机场到龙嘉高速路口约为5公里,再从龙嘉高速路口到长吉大队局内约为16.6公里。同时,发票显示开车时间为17时11分,而自己于17时15分首次拨打了报警电话,这说明刘大力并不是在小菲上车开始打表计时,而是在龙嘉高速路口,与其发生争执时开始打表。

  小静和小菲表示,虽然明知刘某某是在龙嘉高速路口才开始打表,而她们也没有坐刘某某的出租车去长吉大队,但还是听从运输管理局的安排,先付给了刘某某车费与通行费共74元。

  从坐上刘某某的出租车,到被强行换车、索要400元车费,到遭受语言恐吓、被一堆出租车司机们“围攻”,控制人身自由,小静和小菲在人生地不熟的长春经历了恶梦般的三个多小时。虽然小静和小菲在11月10日乘坐早上5时47分的高铁回到了延吉,但省城长春的这段经历,依然让她们气愤难平,惊魂未定。

   而就在事情发生的当晚,小静和小菲在各自的微信朋友圈中发布了当晚的打车遭遇,没想到收到的大多数都是“我已经在长春被宰很多回了”“长春出租车确实黑”等诸如此类的回复。这让两位女子更加气愤,作为吉林省的省会长春市,难道真的要变成一个外地人不敢去不敢打车的城市吗?

  到今天11月11为止,长春市地方道路运输管理局还没有与两位女子联系,延吉新闻网持续关注事件发展,小静和小菲也在静等长春市地方道路运输管理局的处理结果。


朋友圈评论截图


朋友圈评论截图


            
作者: 编辑:任远
相关内容
新闻跟帖(共显示 0 条跟帖)  评论:条   查看所有跟帖 ->
用户:
密码:
匿名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立场。不保证所有评论永久显示。π   
本地最新
国内最新
延边信息港 | 广告服务 | 免责条款 | 联系我们 | 网络视听许可证号:0705115 吉ICP备05000725号  Powered by EmpireCMS Copyright©延边广播电影电视局 延边信息港HTML5 Po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