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军嫂爬上长白山哨所陪爱人过3小时春节

手机版百姓热线

军嫂爬上长白山哨所陪爱人过3小时春节

2018年02月16日 09:58   来源: 吉网

河北、天津、辽宁……

火车、飞机、客车……

2000多公里,20多个小时!

从零下两三度到零下35度!

陪戍边丈夫过3小时春节!

……

这些都是一名28岁边防军嫂的经历!

这名军嫂叫刘丹丹,家住山东省栖霞市,结婚半年的丈夫孟祥茂在武警吉林边防总队白山支队机动大队二中队瞭望塔哨所当兵,是一名驻守祖国边疆的边防军人。

春节之际,当听说从未出过远门的刘丹丹要陪在长白山无人区执勤哨所丈夫过春节时,亲戚们纷纷劝阻。

“他是边防军人,守边卫国回不来,俺理解,俺为他骄傲;俺是军嫂,让他安心守边卫国,是俺应该做的,再苦再难俺也认!”刘丹丹在亲人们劝阻声中踏上了去往吉林的火车。



为爱执着 爬也要爬到哨所去

2月15日是年三十,记者在吉林省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客运站看到拎着大包小裹,乘坐春节前最后一般客车抵达长白的刘丹丹,她小心翼翼走下客车,“俺的娘,终于到了”,她的脸上没有太多旅途疲惫,更多的是距离丈夫越来越近的激动。考虑到旅途疲惫,记者提议让她休息一天,明天再上山,“休息个啥,从山东栖霞到长白山,不就是为了看老孟,这点苦,不算啥!”吃完饭后,刘丹丹和记者一行人坐上运兵车,朝着长白山无人区瞭望塔哨所驶去。

刘丹丹丈夫孟祥茂所在瞭望塔哨所地处长白山腹地,平均海拔2000多米,方圆610平方公里的内无常驻人口,冬季平均降雪厚度达65厘米,官兵们自己编的顺口流非常贴切形容哨所环境:“出门是高山,四周无人烟,夏日虫蠓咬,冬天雪封山”。哨所官兵主要担负重要地段设伏设卡,开展边境巡逻执勤,维护边境地区安全稳定等职责使命。今年是孟祥茂在瞭望塔执勤哨所当兵的第8个年头。



运兵车从长白县城出发,行驶在沈长线国防公路上,透过满是冰棱花的车窗,可以模糊地看到银装素裹下的鸭绿江犹如一条白色巨龙在层叠起伏山峦奔腾远去。刘丹丹是第一次来长白山,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雪,这让她格外兴奋,不停拿出手机拍照。兴奋之余,刘丹丹说起自己和孟祥茂相识过程:一年前,孟祥茂探亲回家,经亲戚介绍和自己相识,“说实话,刚开始我是没有看上老孟,每个女孩都希望找个高高大大,很帅气的男友,但是他对我特别好,接送我上下班,哄我开心,时间长了,就有感情了,特别是知道他是一名戍边卫国的边防军人后,觉得嫁给军人踏实一些,这样就确立了恋爱关系,半年后,就结婚了,但是结婚没几天,部队有任务,老孟就回部队了,这次来长白山哨所看他,是我们新婚分别半年后第一次见面……”说着,刘丹丹的声音开始哽咽,眼圈开始发红,“结婚没几天,他就回部队了,身边不知道情况的朋友还以为我们怎么滴了,看到闺蜜们新婚后都是成双入对的,俺这心里也像打翻五味瓶……”刘丹丹把脸扭向一旁,看着车窗外,不再说话。



运兵车驶离国防公路,进入坑洼不平山路,突兀的山石被厚厚积雪覆盖,让人看不清石头在哪,车在坑洼不平雪路上剧烈颠簸,宛如白色巨浪中的一艘随风飘曳的小船,时左时右,忽上忽下,人在车里摇摆不定。刘丹丹两手紧握扶手,满脸胀红,眉头紧皱,看得出,剧烈的颠簸让她吃不消。



“雪下面都是拳头大小的石头,遇上暴雪,这样山路也给封了,很多时候给养送不上去,官兵们连吃一个月的酱油面条,到现在,很多官兵一听到‘面条’两个字,胃里就反酸水!”随同我们一起上山的机动大队二中队指导员吕兴说。

“嗡——嗡嗡——”就在大家盼望着尽快到达哨所时,运兵车陷入雪窝里,有着丰富雪地驾驶经验的司机告诉记者,运兵车陷到雪窝是常有的事,为不耽误时间,大家一起推车,几个来回下来,轮胎在雪里越陷越深,漫山遍野都是雪,想找点石块或是土根本不可能,电话又没有信号,无法求援。“我们大家找找身边枯草、树枝,垫到轮胎下面!”指导员吕兴指挥大家一起想办法。就在大家齐心协力找来枯草树枝,将车推出来时候,却发现刘丹丹不见了,大家急忙四处寻找,记者在山路转弯处看到一个身影在没过小腿深积雪在一步步挪动,积雪覆盖下的乱石接连把她绊倒,整个人都趴在雪地上,她几次试图站起来,但是都被滑到,实在站不起来,她干脆就在雪地上爬。“丹丹,丹丹——你慢点,别摔坏了——”记者连滚带爬跑到她跟前,刘丹丹的脸和手已经冻得发红。“前面就是老孟当兵的哨所,我想快点看到他!”刘丹丹瞅着记者傻笑着说。



当我们把刘丹丹搀扶到运兵车上时,零下30多度的严寒让她的嘴唇开始发紫,呼吸变得困难,身体微微颤抖着。

“快要见到老孟了!快要见到老孟了!”她的嘴里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为爱坚守 你守边关我守你

“神秘客人到了!”运兵车在白色风暴中颠簸了约半个小时候,终于停在哨所门前,随行的指导员吕兴冲着对讲机兴奋地喊着。

汽车刚一停稳,官兵们呼啦一下围上来,趴着车窗,睁大好奇的双眼。刘丹丹忙下车,用急切的目光在人群中寻找自己熟悉的身影,她的目光停留在人群后面一个瘦小的身影上,官兵们不约而同顺着刘丹丹目光寻找,当所有目光聚焦到在长白山无人区瞭望塔哨所当兵8年的孟祥茂身上,老兵孟祥茂、军嫂刘丹丹,这对在山东栖霞新婚半年就分开的新人相聚长白山林海雪原深处哨所!

脚步飞奔,紧紧拥抱,泪水夺眶,掌声响起……



“家里好吗?爸妈身体好吗?我在电话里不让你来,你非要来,我们这气温太冷……”

“厚鞋垫、棉坎肩、还有你爱吃的家乡苹果,有你在,再苦再远我都愿意……”

哨所里,年轻小夫妻面带羞涩的小声交流着。看到官兵们瞅着自己乐,刘丹丹忙把大包小裹拎到炕上,“来,来,嫂子从老家给你们带来了花生、大枣,都是自家产的,可香了!”说着,刘丹丹把一包包特产塞到官兵手里。

眼瞅着要到午饭时间了,官兵们开始和面、拌馅,“过年了,我们请嫂子吃饺子!”刘丹丹撸起袖子,和官兵们一起擀皮、活馅,遇到官兵们包的不好的,刘丹丹就手把手教战士们包,“饺子包的不好看,以后找个媳妇也不俊!哈哈……”

“嫂子,那我可得好好跟您好好学学啊!”几个战士围绕在刘丹丹身边一板一眼的学包饺子。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桌,哨所里荡漾着饺子的香气、官兵们的笑声。

“嫂子包的饺子特别香,和我妈妈包的一样!”第一年在哨所过年的几名新兵边吃着热腾腾的饺子,边开心地对记者说。

“丹丹嫂子从山东栖霞到长白山陪孟班长,陪我们戍边官兵一起过年,就像我们大姐姐一样,让我们哨所有了家的温暖!”哨所排长高华宇说。

午饭过后,官兵们开始准备巡逻。“为了让老百姓都能过个安心年,我们春节期间巡逻任务更重!”带队排长高华宇说。

“我也想和大家一起体验一下巡逻!”刘丹丹主动也想体验一下官兵们的巡逻生活,在得到允许后,她穿上军大衣,跟在巡逻队伍最后。

“这个脚印是袍子的,这个脚印是野猪的,有时候还能遇到熊瞎子的脚印,我们巡逻路上不少伙伴呢!”



“可不,这些伙伴也忙着给我们拜年呢!”

在深没膝盖的积雪中,官兵们争先恐后的给刘丹丹说着执勤巡逻遇到的趣事。

“几个新兵是第一次离开家,离开父母在哨所过年,有的还偷偷抹眼泪,可丹丹嫂子这一来,大家都特别开心,你看,个个劲头十足!”哨所排长高华宇看到官兵们和刘丹丹在一起高兴劲笑着对记者说。

“嫂子,前面就是许愿林了,我们一起去许个愿吧!”当巡逻队伍行进到一片桦树林时,官兵们兴奋地对刘丹丹说,大家连滚带爬来到桦树林旁表达对远方亲人的新春祝福。

“咱们哨所手机没有信号,官兵们想家了,或是父母过生日了,大家就到这片桦树林来许个愿,因为大家都相信,洁白的桦树会像和平鸽一样把我们戍边军人的美好祝愿带给我们家乡的亲人,祝愿亲人健康、平安!”看着官兵们在桦树前默默祈愿,哨所排长高华宇介绍说。

“老孟,我们也许个愿吧”刘丹丹拉着孟祥茂来到一棵小桦树旁,两人双手合十,头微低,眼微闭,刘丹丹从兜里拿出一段红绳,慢慢绑在白桦枝上。

“老孟身体好,为国戍好边、巡好逻,边境稳定了,国家好,我们才能更好!”刘丹丹看着迎风飘动的红绳默默地说。

接下来的巡逻路上,大家相互搀扶,前拉手拽,或爬或滑,从远处诈一看,大家都变成了会走路的“雪人”。



为爱奉献 有你地方就是家

两个半小时的巡逻路,零下35度严寒,深没膝盖的积雪,回到执勤哨所的官兵们个个如同白头小翁,帽檐上、睫毛上都挂满了厚厚的白霜。这对常年在长白山上执勤的官兵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但对刘丹丹来说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挂满白霜的帽檐,小脸冻得通红,她看上去如同一朵盛开在严冬里梅花。

“我——我的腮帮子——冻——”刘丹丹指着自己的腮帮子,急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孟祥茂立即拉着丹丹来到雪地上,捧起一大捧雪在丹丹腮、手上揉搓着,十几分钟后,丹丹的脸、手开始恢复知觉……

“一个人在家照顾老人、又要工作,觉得很辛苦,对老孟满肚子怨气,这次体验了他们的巡逻,觉得自己吃的苦不算什么,老孟和他的战友们太辛苦了,他们真的很伟大!”刘丹丹对记者说,“丈夫是边防军人,为了国家,为了大家在奉献,自己是军嫂,为了小家,为了老孟,再苦再难也要挺起来,不能让老孟为家里事情操心,得让他安心戍边卫国!”

简单休息后,记者发现刘丹丹和孟祥茂在哨所外说着悄悄话,记者本不想去打搅这对新婚不久小夫妻,可不到几分钟时间,却发现刘丹丹跑回营区,抹着眼泪收拾自己的东西,记者问刘丹丹原由,她就是抹眼泪不说话。

看到孟祥茂回来,记者忙追问原因,老孟把记者拉到一边悄悄地说,“哨所官兵都睡在一部炕上,丹丹晚上没有睡觉的地方,一会必须和你们一起下山……”



“不是,老孟,丹丹从山东栖霞到长白山,20多个小时路程,从上山到现在和你相聚不到3个小时,就要分开,是不是太残忍了?!”记者抓住老孟的手,疑惑、甚至愤怒的追问。

老孟低下头,不言语,在场的官兵也都低下头!

“从山东到长白山来看他,陪他过年,是爱他,支持他,相聚3个小时分开,不能时刻守候在他身边,更是爱他,理解他,支持他!”刘丹丹擦了擦眼泪,拎起包裹对记者说,“没事,我在山下租个房子,春节这几天,只要有上山送给养的车,我就一定会搭车再来!”说着,刘丹丹扭头小跑着上运兵车,坐在车座上双手捂着脸开始小声抽泣着。

老孟和战友们一起默默走出哨所,看着运兵车缓缓驶离哨所,透过运兵车倒车镜,记者看到,官兵们默默向运兵车敬礼!



猛然间,老孟跑到营区门口,张大嘴要喊什么,最终是缓缓合上嘴,向着运兵车行进方向敬上一个标准的军礼,刘丹丹也打开车窗,冲着哨所,冲着老孟不停摆手!

“他用爱守护祖国边境安全,我用自己的爱守护他!”刘丹丹坚定地说,春节期间,我会第二次、第三次到哨所陪老孟、陪他的战友们一起过节,俺是军嫂,俺得对得起军嫂这个称号!”

车窗外,一排排挺拔青松飞驰而过,如同身穿雪地服的边防卫士,青松,用坚挺身躯守护着长白山,边防卫士,用赤诚大爱在长白山上筑起一座厚重稳固绿色长城!

吉网、吉刻APP记者 曹逸群 摄影 王涛 摄像 褚新宇


延边发布客户端

[编辑:听雪] 延边信息港 / 延边发布客户端
标签: 军嫂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登录天池云账号